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近在咫尺的强奸
近在咫尺的强奸
我的噩梦是从上个月9号开始的。

 
  这一切我都眼睁睁地目睹着,当李老大从我头上拿走我老婆朱红的牛仔裤后顺便也撕掉了我嘴上的胶带,而塞进我嘴里的是他从我老婆朱红身上剥下来的内裤,李老大甚至丧心病狂当着我羞愧的神色,在我高高昂起的阴茎上套上了从朱红脚上脱下来依然还有温度的蓝白球鞋!

  我老婆朱红的样子此刻极为狼狈,她的披肩长发凌乱地遮住半边俏脸,红唇之间有陌生男子肮脏的生殖器在一进一出,上半身完全哧裸、露出雪白娇嫩的肌肤,双手被细麻绳牢牢地绑在背后,一对乳房在民工的揉搓下变换着不同的形状,乳尖因为刺激傲立着;

  至于老婆朱红的下半身则更加让人看得血脉喷张,她双膝跪地,一条蓝色紧身牛仔裤松松垮垮地套在臀部以下,牛仔裤里面内裤已经被剥下来塞在我的嘴里,现在一眼望去,老婆朱红的双腿之间阴毛隐约可见,更醒目的是有一只男人粗糙的手正肆意地在那里摸索,那是长脚的手!

  牛仔裤只遮住老婆朱红小半个臀部,露在外面的皮肤同样白皙,身后玩弄她乳房和阴部的长脚席地坐在她向后弯曲的两个小腿之间,把自己的两条大腿压在我老婆朱红的小腿上,这样控制了我老婆朱红的跪姿令她难以动弹,而同时又命令我老婆用捆住手腕的双手抚摸他的阳具,老婆朱红的纤纤十指和细腻的手掌令长脚兴奋不已,牛仔裤脚管之下,朱红的玉足同样光溜溜的露着温润的脚底,她原先脚上的蓝白球鞋如今恰恰套在我的龟头上。

  一个半身哧裸的美女,穿着原本代表干练形象此刻却根本无法遮挡下体的牛仔裤,双手反绑地跪在地上,被两个陌生的家伙一前一后胁迫着为他们口交和手淫,而这个惨遭轮奸后又被玩弄亵渎到极点的美女正是我的老婆朱红,作为她的老公,我则被反绑在近在咫尺的椅子上眼睁睁地目睹自己的老婆朱红被反复地被性虐待却无能为力,更可耻的是当我感觉到嘴里和下身由三个家伙从我老婆朱红身上剥下来来的内裤、球鞋的味道和体温时,我竟然舍不得闭起双眼不去看自己老婆朱红被轮奸和性虐的场面。

  我难以回避自己潜意识里有渴望老婆朱红被别人蹂,躪的变太想法,同一时刻,李老大则认真地拍着照,他刻意地不让同伴的脸出现在镜头里,而我老婆朱红充满屈辱的面容和在暴虐下颤抖的裸体则全部被拍了进去,其中还有我老婆朱红乳房、阴部、臀部和玉足的特写,为了拍这几个部位,李老大还特意凑近去拍,我目睹他把照相机靠近朱红的裆部,将我老婆朱红的牛仔裤朝下拉了拉,然后叫坐在我老婆朱红身后的同伴用手拨开我老婆朱红的阴毛,好让照相机在闪光灯下更清晰地照到整个阴户。

  知道自己身体的每一处私密都被拍成照片了,无法预测这些照片未来将流向何处的我老婆朱红几近崩溃,她想吐出嘴里的膏药阳具说话,却恰逢膏药就在此时射精,顿时把我老婆朱红的话堵在了喉咙里,她剧烈地咳嗽着,精液顺着她的唇边流了出来。

  在三个家伙的挟持下,被反绑双手的朱红明知被不停拍着自己乳房、阴部照片,但她哪里还有挣扎反抗的能力,甚至在李老大的威胁下,被迫做出挺胸、岔开大腿的动作,以便于让照片更清晰。

  我老婆向来很矜持,又是公司里的高管,职业上压我一头,从来不会为我口交,就是我做爱时提出舔舔她下面都会被拒绝,一直以来我都感叹自己娶了一个冰美人,漂亮倒漂亮了,但夫妻间的情趣则很少,但这个时候我却惊异地看到朱红在陌生人的胁迫下用嘴吮吸阳具的技术越来越熟练,快赶上我电脑硬盘里那些日本av女星的程度了,为了满足膏药,老婆朱红甚至不惜伸出舌头去挑弄膏药的龟头。

  口交之后,膏药和长脚又把我老婆从地上拉起来,由跪姿变成站立,三个家伙针对我老婆朱红的乳房、阴部和肛门上下其手,此时我老婆朱红的模样更为不堪,由于站立着,牛仔裤没有了扶持落到了脚踝处,恰到好处地束缚了朱*红的双脚,她两只手依旧被牢牢绑在背后,身上已是全裸,三个家伙的手游走在她乳头和阴蒂附近,甚至还有手指在捅她的后庭。

  当几个人都站着的时候,我发现我老婆的身高至少超过三个家伙中最高的长脚半个头,但双手被绑的她还是不得不屈从于三个又锉又丑的陌生家伙,双腿岔开,胖子的一只手从下面绕过来正挤压着她的阴唇,朱红身体软软地靠在身后矮胖的李老大胸前,她的站姿绝对有利于三个民工般的歹徒从各个角度侵犯她的躯体。

  灯光下,我老婆朱红雪白的肌肤与歹徒形成鲜明的对比,她遭受暴虐的神态要多性感有多性感。

  李老大威胁我老婆朱红不准说话,不然就用他的臭袜子堵她的嘴,朱红果然除了呻吟不敢发出其他声响,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绑着受到三个又矮又脏的家伙性侵犯,心里一定无比屈辱吧……

  两个多小时以后,三个家伙在朱红身体上发泄完毕,李老大晃了晃手里的相机,说:「朱小姐,今天得罪了。我们受田先生之托,一定要干到你记忆深刻,看在钱的面子上,这怪不得我们。」

【完】